財 經 科技 | 股 票 房 產 原 創 |   中國經濟時報電子版
商 業 地 方 | 文 化 汽 車 APP |   中國經濟時報數字報

壓房租、漲租金 長租公寓收房員兩頭忙

中國經濟新聞網 2020-01-15 15:42:04

  原標題:冷暖2019|壓房租、漲租金長租公寓收房員兩頭忙
  
  “2018年,搶到房源是‘英雄’。2019年,壓低房租是‘好漢’,隨著北京房租整體下降,長租公寓經營愈發不易,想辦法能多賺一點是一點兒!”北京某長租公寓收房員王剛(化名)告訴新京報記者,“2019年全年,北京的租金都處于下降趨勢中,實際下降程度要比表面上的數據更明顯,只是有些機構都不對外宣講罷了。長租公寓運營機構在想辦法兩頭‘吃’,一邊壓低房東的房租,一邊上漲合租租客的租金。”
  
  租金上漲“魔咒”消失了
  
  對于2019年的北京租房市場,從業多年的某長租公寓收房員王剛感受到了一絲寒意。“2018年,租房市場上行,我們收房的時候,拼的是快速搶到房源。2019年,租房市場走低,我們收房的時候,拼的是怎樣壓低租金。”王剛感慨地說。
  
  這一變化在機構的報告和數據中也有體現。貝殼找房近期發布的《2019租客居住報告》顯示,2019年,北京租金下降幅度為4.22%。對該機構的數據,王剛告訴新京報記者,“其實,北京租金實際降幅要比一些機構對外公布的數據更為明顯,在北京四環外一些距離地鐵站較遠區域,租金下降幅度超過了30%,全北京整體租金降幅在20%左右。”
  
  王剛經常在馬駒橋區域收房、租房,他發現這個區域的租金一路走低,2019年降幅在20%左右。“產業疏解、企業外遷等因素是導致房租出現下降的主要原因。比如,北京大興新機場建成投入使用,使得租房人數逐步減少,順義后沙峪和花梨坎區域的租金降幅在25%左右。”
  
  與房東談降價,收房員發怵
  
  “為了降低成本、提高收益,長租公寓運營機構在想辦法兩頭‘吃’,一邊壓低房東的房租,一邊上漲合租租客的租金。”王剛回憶說,自己為了勸說海淀區一個小區業主降價,花了一個星期的時間。這位業主與王剛所在長租公寓機構簽了5年的租賃合同,按照合同約定,每月租金1.2萬元,5年內每三個月以5%的幅度逐漸遞增。如今每月租金漲至1.25萬元。去年11月,由于公司經營吃緊,王剛不得不壓低收房成本,他勸說這位業主降價,但業主并沒有同意,他又多次打電話與業主溝通,業主仍然猶豫不決。王剛按照公司要求給出了兩個方案,一是賠償兩個月的房租直接解約,二是將每月租金降為8500元,重新簽訂后補合同。最終,房東同意降價,繼續將房子租給王剛所在機構。
  
  與房東博弈并非易事。“我都發怵了,公司不賺錢,領導就這么交代的,我還得硬著頭皮去找房東談降房租。”王剛無奈地說,公司單方面將合同約定的租金壓低30%,這不是件容易的事,遇到可以講價的房東,賠償兩個月房租解約;遇到堅持不講價的房東,既不同意解約,也不同意降房租。
  
  提起“戰果”,王剛還是略感欣慰。“經過我們的努力勸說,大部分房東都會選擇降房租繼續將房子租給我們。不過,周邊的中介機構也隨行就市,遇到堅持不講價的房東,就少降點,遇到可以講價房東,就多拉低點房租。我們也是打工的,只能聽公司領導的指揮,但是總感覺自己有點‘心虛’。”
  
  新京報記者通過調查發現,在北京,去年以來,此類遭遇的房東屢見不鮮,租金普遍下降10%至30%不等,較明顯的降價區域主要是在三環以外。
  
  搶房“后遺癥”疊加拆隔斷,成本轉嫁給租客
  
  那么,為什么北京長租公寓運營機構如此大范圍降低收房價格?對此,王剛告訴新京報記者,“主要原因是一年多以前搶房源‘大戰’留下的‘病根’,當時租金呈上揚趨勢,誰都沒想到北京房租會跌。于是,各個長租公寓運營機構開始高價搶房源,當時大家想的都是搶到就是賺到,不僅可以獲得租金上漲的差價,還能通過打隔斷創收。但是沒想到這么快就要整治隔斷房,‘創收’也斷了來源。”
  
  “但我們還得盡量維系收入。2019年,長租公寓運營機構的經營壓力不僅傳導至房東端,還同樣傳導給了租客端。整租的客戶感覺房租降了,但合租的租客們則面臨著漲價。因為隨著一些長租公寓拆了隔斷,增加的成本轉嫁給了合租租客。”王剛向記者坦言,原本的房間數減少近一半,公司只能想辦法從其他房源找回損失。
  
  王剛的同學最近就遭遇漲價。“我那個同學租住海淀區紫竹院附近的長租公寓。隔斷拆除之后,原先的五室減少為三室,每室每月租金漲400元?紤]到搬家的時間和費用,在我的勸說下,同學還是選擇忍了,先在原處住著。”
  
  對于此類情況,北京多家長租公寓機構的通常做法是:如果租客不接受漲房租,長租公寓運營機構可以給租客安排其他新住處,并承擔搬家費用。但此舉并不能得到部分租客的認可。“長租公寓運行機構另行安排的住處總會有不合適之處,比如距離和交通,而且搬家不僅耗費錢物,還會浪費時間,公司也不可能處理得面面俱到。”王剛和趙楊(化名)等多位收房員表示。
  
  談及新的一年,王剛說,經過這一年的降價,北京的租金應該會穩一點。“希望市場能好轉一點,工作能容易做一點。”
  
  新京報記者張建
  
  

來源:新京報 作者:張建 編輯: 史曉強       
微信公眾號
中國經濟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本網所刊登文章,除原創頻道外,若無特別版權聲明,均來自網絡轉載;
文章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,其真實性由作者或稿源方負責;
如果您對稿件和圖片等有版權及其它爭議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核實情況后進行相關刪除。

聯系電話:81785256;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報紙訂閱  關于我們  CET郵箱 
微信公眾號
微信公眾號
中國經濟新聞網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允許不得轉載、復制或建立鏡像
聯系電話:(010)81785256 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[email protected]
中國經濟時報社 地址:北京市昌平區平西府王府街 郵政編碼:102209 電話:(010)81785188(總機) (010)81785188-5100(編輯部) (010)81785186(廣告部) (010)81785178(發行部) 傳真:(010)81785121 電郵:[email protected] 站點地圖 Copyright 2011 www.8753285.live. All Rights Reserved
舉報
不良信息舉報中心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10120180005       京ICP備07019363號-1       京公網安備110114001037號
广西快乐10分破解如何计算公式 内蒙快三走势图怎么看 股票涨跌怎么算收益 深圳风采开奖走势图 青海11选5的平台 四川金7乐在哪里可以买 辽宁35选7好运4中奖多少钱 安徽快三有多少种组合 网页版股票行情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一彩经网 如何做股票融资